菠萝special

   “积压了数十年的无妄之劫和灾祸,此涅槃法希望能够将提升祖身的上限。”

   仙鹿书阁内,秦轩闭目而言语。

   下一瞬,大周神运炉炉底飞出,道院内,大衍圣古帝眉头轻轻一皱。

   “幸好是在仙鹿书阁内,否则,我也应该出手教训一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家伙了。”太衍圣古帝微微摇头,“欲要超脱上苍的家伙,当真是浑身麻烦。”

   仙鹿书阁,秦轩承受劫难,这一次,他足足在这劫难中熬炼了两年的时间。

   等到秦轩睁眼后,他眼神多出了疲惫。

   “看来,不能积压太久。”秦轩轻喃一声,“若是再拖延个百年,以我如今的祖身,怕是真要涅槃寂灭,而不是涅槃重生了。”

   “好在,上限的确提升了一些,差不多能够再承载三千界左右,距离十万界,还相差两万六千余界。”

   “光靠无运灾祸的劫难还不够,另外,我应该去找一趟瑶帝了。”

   说着,秦轩便起身走出这仙鹿书阁,就在这时,他的脸色微微一变。

   “发丝破了,乌天凰!”

   当即,秦轩便是一步踏出出现在天凰峰山下。

   清爽足球宝贝妖娆写真

   有人在这里等候了不知多长时间,满是不耐,但却不敢离去。

   秦轩突兀出现,吓了此人一跳。

   “你知道乌天凰在何处?”秦轩淡淡开口。

   那一人看向秦轩,他连忙道:“我奉叶至尊之命,告诉阁下一句话!”

   “若想寻回乌天凰,来紫仙国寻我!”

   秦轩闻言,金面下神色淡漠。

   “他意欲何为?”听到乌天凰无事,秦轩心中也不由微微松了一口气。

   他那一缕发丝,荒古第一重天的至尊都未必能够斩破,秦轩倒是未曾想到,乌天凰会受到这样的凶险。

   不过,既然有人来带话,乌天凰应该并无大事。

   来人看向秦轩,却是不知道如何应答。

   “也罢!”

   秦轩背后纵天翼展开,微微一震,便消失在了天地间。

   紫仙国,叶城。

   以姓冠城名,在紫仙国,只有三座城有如此殊荣。

   三大家族,每一位皆是屹立在紫仙国超过百万年的大家族。

   便如这叶城内的叶家,通古境也不止于二十位,要知道,整个紫仙国的通古天尊也不会超过百位。

   再看罗古天,一个天地,只有一位通古境,便可见这叶家之大。

   秦轩入城门前,自有巡逻守卫,盘问名姓。

   “身份,修为!”

   有人拦住秦轩,他们望着秦轩脸上的面具眉头皱起。

   “叶城之内,不允遮面!”其中一名守卫,更是直接伸手向秦轩的脸上抓去。

   轰!

   下一瞬,叶城门前轰鸣,只见有两道身影腾天而起,这一道轰鸣,让所有人都愣住了。

   天地间,一片死寂,却有尘烟弥漫。

   自在这尘烟中,秦轩一袭白衣悠悠走出,他迎着所有叶城人震骇,乃至于难以置信的目光中,静静立在这叶城门前。

   “叶叱仙何在!?”

   他开口,其音动荡天地,蔓延千里。

   整个叶城,上至通古,下至超凡,无不听到秦轩之音。

   就在叶家内,正在与几个身披乌仙国皇室玄衣的叶叱仙闻言眼眸轻动。

   他目光遥遥,望向了声音来源,那一双眸子内浮现出惊讶。

   那乌仙国的青年也不由眉头皱起,他缓缓道:“看来叶兄是遇到了麻烦!”

   叶叱仙摇头轻笑道,“居然闹出如此大的动静,也罢,我便正好去见一见,是谁在众民面前唤我之名。”

   音落,叶叱仙幽幽而起,他一步踏出,却是身化长虹。

   与此同时,叶家内,有青羽苍鹰振翼而起,仰天长鸣。

   一些叶家的族人,包括叶家的通古听闻,略有愠怒的脸色逐渐平静。

   仿佛将不敬之人交给叶叱仙,便可无忧。

   身披乌仙国皇室玄衣的是一对青年男女,他们面面相觑。

   “胆敢如此猖狂,也不知道是谁。”

   “三哥,五姐的事情怎么办!?”女子脸上带着一丝忧色,“这叶叱仙大概不会轻易将五姐交出来,也不知道五姐到底是怎么想的,她当真一点过往的记忆都不存在了么?”

   女子眉头皱起,甚至有些不满。

   曾经乌天凰,是乌仙国皇室骄傲,可自从自斩血脉记忆后,她便成为了乌仙国的罪人与累赘。

   乌仙国皇室皆对乌天凰不满,毕竟,他们在乌天凰的身上倾斜了太多,甚至,天凰血脉对于他们而言,也是并非是乌天凰自己的功劳。

   天凰血脉,是属于乌仙国皇室的,乌天凰却自私至极,竟然自斩血脉送与他人,甚至,送给谁了乌仙国都不知晓。

   后又要入道院,如今,更是被紫仙国的叶叱仙擒拿了。

   这一切,都让女子对于乌天凰的态度从敬畏、仰慕变成了不满与嫌弃。

   “叶家也不会太过分,但我们乌仙国怕是也要出一些血了。”青年微微摇头,叹息道:“早知道,应该让人去保护天凰。可惜,道院只有一个仆人名额,天凰还偏偏给了一个来历不明的人。”

   “我就说,她肯定不是一点记忆都没有。”一旁的女子嘀咕道:“真是的,还以为自己是曾经的乌天凰么,最后还不是要我们帮她处理这些头疼至极的事情。”

   “莫要发牢骚了,去看一看,谁这么大的胆子,敢在叶城放肆,直言挑衅叶叱仙!”青年瞥了一旁那女子,随后也踏步而出。

   叶家城门,秦轩负手而立,身遭民众皆是不断退后。

   一些自恃修为高超之人倒是未曾退去,但仔细打量着秦轩,眼神皆是震惊。

   最重要的是,他们从未见过秦轩,但此人却做出了这等惊天动地的狂举。

   踏破叶城之门,打伤叶家巡逻守卫,甚至,当着众目睽睽,挑衅叶家的绝世天骄,叶叱仙。

   秦轩负手而立,他神色平静,只待那远处,青羽震荡,狂风如浪席卷四面八方。

   叶叱仙踏着荒古仙兽而来,神色淡然,望着秦轩。

   四目对视,叶叱仙的眼神更加惊讶,他淡淡道:“你是何人!?”

   帝木金面下,薄唇轻动。

   “你留言让我来紫仙国寻你,我来了!”

   “至于名姓……”

   秦轩手掌一动,万古剑落入掌心中。

   “小小荒古,也配过问!?”

   音落,在所有人难以置信的目光中,白衣踏步,握剑而出。

   他竟然只言片语之下,动兵相向,在叶城,剑指叶叱仙。

   四周无数人在这一刻,只有一个念头。

   这家伙疯了!!!

标签:

Related Pos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