免费的十八禁软件

   陈扬飞离虫皇星之后,又找了一颗死星安定下来。

   其实他完可以在虫皇星上待下来整理宝藏的。

   但是……陈扬还有种凡夫俗子的心理。

   凡夫俗子挖完宝后,都会先离开这个宝藏之地。因为总觉得不安啊!

   得去找一个自己觉得安的地方来清算战果。

   陈扬也是这般想法。

   在那死星上落了脚,陈扬便潜入死星的内部深处。

   跟着,他方才钻入到黑洞晶石里面。

   他在那晶石的空间之地里盘膝而坐,大手一伸,那八荒战戟便从远处直接飞到了他的手上。

   陈扬的法力探入到八荒战戟里面。

   那八荒战戟之中,乃有一个小世界。

   小世界中,则是战气!

   清纯女孩手捧希望之花

   的确就是战气,气有很多种。空气,氢气是气……但还有另外一种气,比如怒气,还有杀气,煞气,寒气,这些气与空气,氢气则是截然不同的。

   这些气中,寒气又有不同。

   寒气可以是外界的空气变化,但同时也可以是人面临一种威压时所感受的寒气。

   比如小学生逃课玩游戏机,忽然,老师站在了后面。

   那股寒气便是油然而生。

   而此时的战气则是由上古战阵中的战斗之气形成的。

   陈扬稍微探入进去,便觉得内部如万千兵马正在厮杀……

   同时,还有远古战神的气息。

   那是一种冲天灭地的战气,这股战气乃是总纲,将所有的战气都可以凝聚成一股。

   陈扬也就了解了八荒战戟的一些由来!

   此八荒战戟的主人以前是八荒战神,八荒战神在数千年前就是横扫一方的强者,遇神杀神,遇佛杀佛。

   但是……

   陈扬在灵慧的记忆里很快就对应上了八荒战神。

   他在灵慧的记忆里看到灵慧将那八荒战神给……宰了。

   然后将八荒战神的所有精气神,战气给融入到了八荒战戟里面。

   灵慧是真的猛!

   “我靠,灵慧,虽然你是我的兄弟。但我不得不说,你丫的能有这么多宝贝,以前坏事肯定没少干。”

   他叹了口气,道:“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,你这最后部都成了我。哎……”

   陈扬融合八荒战戟的战气,这一瞬间,他体内战意凶猛,气血翻滚,并且和那战气相互相成。

   战气也是一股神力。

   陈扬运转这股神力,其力量便又上了一层楼。

   “要是之前在对付鱼化龙他们的时候,老子就有这八荒战戟,便直接可以将他们宰了。”陈扬暗道。

   “眼下,有了这多的纯阳丹。我的后期补给算是没问题了,加上我还能吸收他们的宙力。又有了八荒战戟,就算现在杀进去,应该也能闹他们个天翻地覆!”

   “不行!”陈扬说道:“我还是不能鲁莽,他们还能发动帝王攻击。那裁决所内部深不可测。而且,我再强,也架不住他们人多势众。而且,鱼化龙和苦大师之所以好对付,是因为他们离开了永恒星域。一旦进入星域之中,他们的力量也会增加。”

   陈扬很快就打消了自己那冲动的念头。

   接着,他继续盘点所得的宝贝。

   宝贝多的数之不尽,但真正能让陈扬看上眼的并不多。

   陈扬先查看那些仙器。

   仙器一共五件。

   其中有云罗神府,八极雷珠,落魄之桥,来生之泪,遗忘仙府!

   陈扬手上其实还有一件仙器,叫做星云电符。那是他当年和张道陵前往凤雏星时得到的。

   这星云电符,本是他珍而重之的要送给乔凝的。

   他连黑衣素贞都没有送。

   如今……却物是人非了。

   “这八极雷珠倒是不错,到时候给素素吧。这落魄之桥,给紫衣极为合适。可她……”

   陈扬想到此处,不免黯然伤神。

   这些仙器都自有其厉害之处。

   但陈扬却不想用。

   因为运转仙器,也需要极大的元气。

   这些仙器,实际上运转起来,威力并不会比他的黑洞晶石强。

   陈扬的黑洞晶石在他不断的淬炼下,如今已经不亚于任何仙器了。

   他也是用这个最为习惯。

   检视了下法宝,发现没有什么太好用的。

   陈扬也只能就此作罢。

   不过很快,他又发现了另外的好东西。

   那就是丹药!

   在虫皇宝藏里,可不是纯阳丹。

   还有许多上好的丹药。

   “一百枚穹极丹!”

   这穹极丹药力凶猛,一枚就堪比十亿枚纯阳丹。

   “不到造物境五重以上,不可服用。否则容易走火入魔!”

   “诶,这是什么丹药?”陈扬又注意到了一枚古怪的丹药。

   那丹药通体褐色,有小笼包那么大。

   陈扬立刻以法力探入进去。

   “九转疯丹!”

   “服食之后,可以激发体内潜能,功力大涨两倍,直到癫狂而死!”

   “这玩意儿和轻尘当年服用的疯魔万年丹似乎差不多,一旦服食,虽然厉害,但后患无穷。这玩意儿则更疯,服食了之后,死路一条啊!”

   “嘿,这里还有一枚丹药。”

   陈扬又注意到了另外一枚丹药。

   那丹药通体金色,灵气氤氲。

   “原来是般若金丹!”

   “服食之后,可以凝神镇气,并且大量补充元气。刚好治九转疯丹……”

   “灵慧啊灵慧,你还真是贴心啊!”陈扬不由感慨。

   将这些都清理好之后,陈扬稍作休整,然后就离开了这颗死星。

   这次便是朝那永恒星域而去。

   转眼之间,七年又过去了。

   眼下距离陈扬当初在永恒星域和鱼化龙,苦大师一战已经过了十五年。

   时间无疑是过的很快。

   距离他离开地球到今日,已经过了整整二十一年。

   他见女儿梦听澜时,她十岁。

   如今,梦听澜都已经三十一岁了。

   岁月如梭!

   陈扬当初见小艾的时候,她才八岁。如今小艾都已经五十四岁了。

   陈扬算了下自己的地球年龄,应该有七十五岁了。

   这年龄在普通人的世界里,是绝对的老爷爷了。

   但对于陈扬,念慈,小艾这些修仙者来说,都算是年轻人了。

   陈扬的年龄在修仙界里,那应该是只是初出茅庐的地步。

   可他如今已然有了这般修为,这就是他的造化了。

   永恒星域之中,正是年节时分。

   这里的时间点和地球的叫法并不同,但意思并没有多大的不同。

   这星域之中,每一年的年末,永恒府都会召集各个星球的分所负责人回永恒星球里述职。

   恰逢这一年,又是黑暗教廷当值,火伦斯还是皇帝陛下。

   卢娜这十五年里过的并不安心,倒不是被黑暗教廷为难。有师父在,黑暗教廷也不敢怎样。

   卢娜经常做梦会梦见一个人。

   这个人正是陈扬。

   她觉得陈扬就是一个午夜幽灵,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出现。

   这么多年过去了,她的修为虽然增长到了无为之境上品,但她心中的恐惧却未曾减少过。

   卢娜恨陈扬,她与陈扬之间,仇恨似海。

   但这么多年来,她更明白,在恨与惧怕之间,她更加惧怕。

   她有时候会做噩梦,在梦里,她动弹不得,便感觉到陈扬就站在床头,冷冷的看着她。

   有时候,她会觉得陈扬拿了一把匕首,在她的床前,用匕首贴着她的脸蛋。

   她甚至感受到了刀锋的寒意。

   她时常会觉得身边下人的脑域里装了个陈扬。

   这样的日子,几乎要让她发疯。

   她明白,陈扬一日不死,她就一日难以安宁。

   回永恒星球述职的时候,卢娜再次去见师父苦大师。

   在苦居庐里,苦大师还是和以往一样,他静坐禅室上首,冲卢娜微笑说道:“这一年,工作都还顺利吧?”

   卢娜先问道:“师父,有他的消息了吗?”

   苦大师微微一怔,然后沉声说道:“还没有。”

   卢娜忍不住道:“他一定会回来的,我有预感!”

   苦大师说道:“这些年里,星域之内所有的荒原里,我们都做了安排。就是为了防止他进入荒原。以我们的推算,他若真心要对付我们,进入荒原是他唯一的选择。”

   卢娜说道:“他有神不知,鬼不觉的本事。徒儿担心,即便我们派人守着,也难以守住。徒儿更担心,他此时已经从荒原处得了造化,然后已经混入到了我们的队伍里面。”

   苦大师说道:“娜娜,你也不必过于担心。你的心情,为师其实能够理解。他即时再来,不太可能会继续找你。因为你的防护工作会做的比任何人都好,找你,就等于可能会暴露。他是一个很谨慎的人!另外,即便他混到我们的队伍里来了,也不要紧。因为他混进来,就是想要晋升到高层,然后来颠覆我们。那么我们只需要注意到一些新晋的人才,在这些人才里,悄悄观察。这一点,我们也正在做,不过现在,都没有可疑人物出现。每一个新晋的人才,天才,我们都是经过了层层调查的。”

   “你有点过于紧张了。”苦大师最后说道。

   卢娜苦笑,说道:“他像是一个梦魇,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出现。他来无影,去无踪。”

   苦大师说道:“按理说,他想要出现,应该早出现了。他可以忍一年,三年,五年……但要忍十五年?这未免也……或许也还有另外一种可能,他回他的老巢搬救兵了。这样倒是更好,我们不怕任何高手进来。”

标签:

Related Pos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