谁有红色猫咪发一下

   上级领导当然不会拒绝。

   领导们当然都清楚,在任何一个国家,汽车工业都是国民经济的支柱,汽车工业的发展能够带动一个国家几乎所有工业门类的发展,看看米利坚、东瀛和德意志就知道,一个有着发达汽车工业的国家会是什么样子的,而这几年来,华夏的民族汽车工业逐渐发展起来,涌现出了不少有生机、有活力的民族汽车品牌,国家当然需要在适当的时候对他们鼓励一下,表示对他们的支持。

   早说完这件事之后,领导又跟丁海军说起了另外一件事:“老丁啊,老毛子的代表团下周就要过来了,这件事你知道吧?”

   丁海军点点头:“嗯,我知道。”

   这件事他当然知道,这次跟老毛子谈采购伊尔-76运输机的事情有点复杂,站在我们的角度,我们当然是希望只采购伊尔-76运输机,虽然我们在军队和国防力量建设方面的短板很多,但现阶段最大的短板就是我们的战略空运力量嘛。

   但对于穷疯了的老毛子来说,他们当然不甘心只卖伊尔-76运输机,老毛子还是很“贴心”的,他们围绕着伊尔-76运输机为华夏打造了一个一揽子的采购计划,除了伊尔-76运输机之外,在这个一揽子项目里面还有SU-30MK战斗机、S-300地面防空系统、大型地面雷达预警系统以及基洛级636M型常规动力潜艇等等……

   老毛子说的很好听,是“希望帮助华夏朋友彻底的解决国防安全问题”,但实际上我们都清楚,老毛子是这段时间穷疯了,希望用这个“圣诞大礼包”狠狠的从华夏收割一波。

   为了能够说服华夏政府接受这个“圣诞礼包”,莫斯科方面甚至组织了一个庞大的访问团来华夏访问,其中很有一些“华夏人民的老朋友”。

   可以说,为了推销自家的产品,弗拉基米尔就差亲自上阵了——到了关键的时候,弗拉基米尔同志亲自上阵也不是不可以的。

   当然,毛子的理想是很好的,只是能不能将这些东西卖出去那就是另外一回事是了,比如潜艇,在02年的时候我们刚刚和毛子签订了采购8艘基洛级636M型常规动力潜艇的合同,这8艘基洛级636M型潜艇还没有交付完毕呢,你这又来推销?咋地,是想要让我们自己的潜艇制造企业彻底没饭吃吗?

   只是对于这些事情,丁海军知道归知道,吐槽归吐槽,可他有些不明白,领导跟自己说这个干嘛?

   领导笑了笑,给丁海军解释道:“咱们之前的那十多架伊尔-76运输机全部换装了商飞集团的‘tay’MK1011发动机的事情,对于毛子们来说不是什么秘密,虽然咱们还没有给老毛子透气,但既然那十多架使用‘tay’MK1011发动机的伊尔-76迄今为止依旧运转良好,那么老毛子又不傻,肯定能够猜到咱们这次采购伊尔-76运输机的时候,是有一定概率不要发动机的。”

   芦苇丛中粉嫩清纯美女个人写真摄影

   “嗯,有这个可能。”

   丁海军立刻点头,就像是领导说的那样,毛子又不傻,他们既然知道了我们的伊尔-76运输机已经全部换装了商飞集团生产的“tay”MK1011发动机,推己及人,也不认为在这次的采购中还会继续使用寿命低、油耗高同时自重还更大的D-30KP-2发动机,所以……

   “所以,俄罗斯方面向我们提出了一个要求,希望能够去商飞集团参观一下,”领导说道:“他们说的倒是挺好听,希望能够去商飞集团学习一下商飞在商业化方面的成功经验,不过我估计,他们十有八九就是冲着发动机去的。”

   “这样啊……”

   丁海军皱起了眉头,直觉告诉他,这事情没这么简单。

   “嗯,”领导应了一声:“本来我是想给陈先生打这个电话的,但既然你把电话打过来了,那我就顺便给你说了,你问问陈耕的意思吧。”

   丁海军没办法拒绝,他只好点头:“好的领导,我问一下。”

 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 “老毛子想要来商飞集团参观?”听自家老丈人说完,陈耕皱起了眉头:“以我和弗拉基米尔的交情,他们打着来参观的旗号,我还真不好拒绝,可是,爸,我有种感觉,总觉得这件事似乎没有那么简单。”

   “我也有这种感觉,”丁海军点点头,并不隐瞒着陈耕:“但老毛子到底是冲着什么来的,我也想不明白。”

   听到自家老丈人这么说,陈耕顿时就笑了:“这个简单,我去打个电话问一下,估计也就差不多清楚了。”

   他也没避着自家老丈人,当着丁海军的面就拨通了尼古拉·马林科夫的电话:“尼古拉,我是费尔南德斯·陈,最近过的好吗?”

   “我就知道你会给我打电话,”电话里,尼古拉·马林科夫的语气很平静:“您是为了我们的人去你的公司参观的事打来的吧?”

   陈耕笑道:“恭喜你,猜对了,你知不知道一些内情?嗯,别告诉我你这个内政副部长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 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 PS:兄弟们不好意思,请稍等几分钟。“老毛子想要来商飞集团参观?”听自家老丈人说完,陈耕皱起了眉头:“以我和弗拉基米尔的交情,他们打着来参观的旗号,我还真不好拒绝,可是,爸,我有种感觉,总觉得这件事似乎没有那么简单。”

   “我也有这种感觉,”丁海军点点头,并不隐瞒着陈耕:“但老毛子到底是冲着什么来的,我也想不明白。”

   听到自家老丈人这么说,陈耕顿时就笑了:“这个简单,我去打个电话问一下,估计也就差不多清楚了。”

   他也没避着自家老丈人,当着丁海军的面就拨通了尼古拉·马林科夫的电话:“尼古拉,我是费尔南德斯·陈,最近过的好吗?”

   “我就知道你会给我打电话,”电话里,尼古拉·马林科夫的语气很平静:“您是为了我们的人去你的公司参观的事打来的吧?”

标签:

Related Pos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