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蕉官方app下载网址

   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天又在下雨。

   入夏之际,每到傍晚夜晚就下大雨,电闪雷鸣。

   喝完酒后,我有些累,在明珠酒店开了房间,躺在房间里,看着窗外,思绪纷繁。

   明天黑明珠就要带着珍妮回去,心里有说不出的空落。

   手机响了。

   我看了看,贺兰婷打来的。

   我马上爬起来接电话,贺兰婷对我说道:“黑明珠在哪,你和她在一起吗?”

   我说道:“我没有,我在明珠酒店,她不知道在哪。怎么了?”

   贺兰婷一打电话来就问黑明珠在哪,是黑明珠出事了吗。

   她的声音特别急。

   贺兰婷说道:“赶紧给她打电话,她有危险。有人要杀她。”

   温柔阳光清晨照进美女闺房暖黄色系写真

   我心一惊:“谁。”

   贺兰婷说道:“我来不及和你解释,快给她打电话,让她去安的地方。立刻!”

   说完她马上挂电话。

   出什么事了那么急。

   我马上给黑明珠打电话,关机状态。

   无法联系到黑明珠,我打电话张自,张自也是关机。

   发生了什么事?

   打电话给强子,给陈逊,没人知道黑明珠去哪。

   我赶紧让他们来明珠酒店集合,说黑明珠有可能出事。

   给贺兰婷打电话,说无法联系到黑明珠。

   贺兰婷说道:“赶紧去找她!”

   我问到底怎么回事。

   贺兰婷在抓捕爆炸案嫌疑犯过程中,遭遇两名嫌疑犯的激烈持枪反抗,当场击毙一名嫌疑犯,另外一名被打伤了腿活捉,在贺兰婷铁虎他们连续的审讯下,为了立功减刑,嫌疑犯供出是他们是一个小型杀手集团,受人重金聘请去制造爆炸案,除了上次那次,这次他们集合的目的是要去炸死黑明珠,他前两天刚收到消息,刚来到这里和其中一名行动者会合就被抓。

   嫌疑犯是被威逼利诱下才撬开的嘴,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上头是什么人,和自己会合的那个被打死的嫌疑犯是什么人,大家是为了利益受上头的指示才走到一起,他手机有一张上头发来的黑明珠照片,说要做掉这个女人,他们也不会问这个女人是谁,就知道干完一票就有钱拿就行。

   我听后心慌了,黑明珠到底是去哪,这时候不会已经出事了吧。

   贺兰婷说她过来,让我等她。

   我说好。

   很快,酒店大堂集合了两百多号人,集团的高层人物基本都来了。

   陈逊问我到底怎么了。

   我告诉了他们几个。

   他们几个也焦急,但是没有用,黑明珠身边好像只有张自和那个东叔警卫,不知道还有谁,哦对了,还有珍妮。

   万一珍妮和黑明珠都遭遇不测,我不敢想象下去。

   贺兰婷又来了,让我分人让人去找黑明珠可能去的地方都找,包括机场等等地方。

   我问贺兰婷这些人有可能是受谁指示,为什么针对了官场的人,还要针对黑明珠?

   难道是和我贺兰婷两个人的仇人吗?

   贺兰婷说她也不知道,目前看来很大可能性就是林斌四联的余孽。

   林斌四联他们已经覆灭几年,早已不成器,现在怎么还冒出个那么强的余孽?

   贺兰婷说凡事都有可能,目前最重要的事是先找到黑明珠,其他的过后再说。

   我想了一下,说道:“黑明珠明天要带孩子去米国,我估计她很大可能去了她爷爷东叔那里。”

   贺兰婷看向了我,想了一下,说道:“有可能。走!”

   东叔刚下葬不久,黑明珠明天带珍妮离开,很有可能会去祭拜东叔。

   我让陈逊他们派人去买大批雨衣雨鞋雨伞,还有手电筒。

   我们一行人上了车,我带上陈逊强子等最有战斗力的一群手下。

   其余的人,让他们继续分头找人。

   一路上,大雨下个不停,市里车不多,可是开得很慢很慢,水漫上街,好多车停停顿顿,看不清楚前面谁也不敢开快。

   我忧心忡忡的看着车窗外,再看看前面,只盼着车子再快点,再快点。

   拿出手机一遍一遍打电话给黑明珠,还是关机,关机,关机。

   张自的也是关机。

   手下电话通知我,找到黑明珠爷爷警卫的电话,但也是关机。

   贺兰婷和我同坐车后座,看我焦急的样子,她伸手过来,握住了我的手,安慰我道:“不会有事的。”

   我看看她长叹一口气,说道:“完想不到还会有这样子的事情发生。”

   贺兰婷说道:“人生想不到的事情太多。”

   我试图让自己心情平静一些,看着几天不见的贺兰婷憔悴了一些,我说道:“你看你,忙成什么样,是不是天天不吃饭。”

   我把她前额的头发别在耳朵上,看着这张永远明艳动人的脸庞,说道:“我真的不喜欢你去做这些事,可我又没有办法,你不属于我一个人。”

   贺兰婷靠在我肩膀:“我会照顾自己,不需要担心我。”

   我说道:“我有时候想着跟着你,帮你开车都好。你一旦离开我,我就非常非常的担心你有什么事。”

   贺兰婷说道:“我不会有事,你放心。”

   我说道:“放不下心,时时刻刻看着你,我才放心。这些天回来后,我还是觉得和你在米国的相处时光最快乐,每天学习,回家,做饭做菜,哪怕一天都不和你说什么话,晚上看到你回来,洗澡,睡觉,我心里就很安心。”

   贺兰婷说道:“现在就不快乐了。”

   我说道:“只要你不和我分开,我就快乐,你现在每天出去,晚上我也见不到你,几天也联系不到你,心里总是悬在半空,睡觉都睡不好。”

   她摸了摸我的脸庞,闭上了眼睛。

   她睡着了。

   在我怀中安静的睡着,均匀的呼吸。

   平时从我们这里去陵园只需要半个钟,这次因为大雨,开了一个多小时,才到了陵园那里,就在停车场那里,看到了两辆唯一停在停车场的车,陈逊等人一看,说道:“明总坐的车!”

   我们过去看,没人在车里,紧锁门窗。

   大门管理处没人看守。

   让人打电话问,他们说因为管理处漏了雨,傍晚五点电闪雷鸣时管理处的人就回家,那时没见到有人来陵园,陵园停车场没有任何车。

   这说明黑明珠是在五点后才来的陵园,陵园没人看守,她直接进去了陵园。

   贺兰婷对我说道:“放心吧,也许是在里面躲雨出不来。”

   雨还在下,很大。

   我们都穿上了雨衣雨鞋,一人一个手电筒,上百人进了陵园。

   陵园非常大,占满了三座山,横竖交错,很多松柏树林。

   我们轻易的找到了东叔的墓地,墓前有刚拿来祭拜的食物。

   黑明珠她们一定来了这里。

   下令他们分头找,地毯式搜索,一个角落都不要放过。

   从三座山的陵园山脚往上搜,扩散开来,可就是找不见人。

   陵园上有不少可以躲雨的地方,完找不见人,我的心冷得如这雨夜的雨水一样。

   假如真的是躲雨,那黑明珠在这附近的几个管理处小屋屋檐下躲雨就行,为什么要跑那么远。

   贺兰婷看了看我,说道:“我怀疑她们被人追杀。”

   我手机响了,一个陌生号码。

   我急忙接了。

   “是我。”张自的声音。

   我赶紧问:“张自!你在哪!”

   她说道:“我在陵园不远的一个村里,借了人家的手机给你打电话。”

   张自一直都记着我的手机号。

   我问道: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
   张自说道:“下午我们过来给东叔上香,有几十个人拿着枪追杀我们,还有狙击手,我们跑到山上后跳下去,我掉进了河里面,游到河对面,我手机进水坏了,我断了一条腿,走了两个小时才找到这个村。”

   果然是被追杀了。

   我问道:“黑明珠呢?”

   她说道:“明总和我一起跳下,还有警卫,珍妮,还有两个手下,他们跳下来后我找不到他们,阿姨被打死了。”

   我听完差点没晕过去。

   心一急,眼泪不觉冒出眼眶,从山上跳下去,那生还的几率能有多大?

   还有珍妮!

   我强忍着冰冷刺心的感觉,问道:“我们现在就在陵园这里,在东叔墓地这里,你告诉我你们跳山在哪个位置。”

   张自说道:“最左边的那座山,你往上面走,有一条小路,走到没路了还要往上面继续走,一直到一个没有地方走的地方。当时很黑,我们只有借着闪电看路,下面就是很高的底。”

   张自意思是那里是山崖,他们从山崖往下跳,下面是深不见底的深渊。

   他们是被追杀被逼到没办法才跳下去,跳下去尚且能有生还机会,要是不跳肯定是被打死。

   来者不善,这帮人就是为了要黑明珠的命而来,绝对不放过她。

   我让张自告诉我准确位置,让人去接她过来。

   我告诉贺兰婷,接着就要带人往上找。

   贺兰婷拉住我:“他们跳下去,我们该往下面找。让一部分人上去看,找到那个跳山的位置发准确位置给我们,我们在下面寻找。”

   我是被冲昏了头脑,没想到这点。

   让强子带一部分人上去找,我则是和贺兰婷带着一部分人往下面找,另外派一部分人沿着几座山的山脚一直沿着山脚搜寻。

标签:

Related Post